房地产等领域现非理性对外投资 商务部拟加强审核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6-12-29 08:51:43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2016年中国对外投资快速增长,一方面提升中国企业配置资源的能力,另一方面,又对监管提出了新的要求。

  12月26日、27日,全国商务工作会议在京召开。27日的会议公布,前11个月,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规模达到1617亿美元,继续位居投资流量全球第二的水平,同比增长55.3%,增速是去年的三倍多。

  由于人民币存贬值压力,造成短期资本外流现象。近期,有企业表示对外投资变得更为困难,相关部门加强了监管力度。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商务工作会议发布会现场获悉,2017年将坚持推进对外投资便利化和防范风险并重,把握好对外投资的节奏和力度,着力抓好对外投资真实性审核、事中事后监管等重点工作。

  商务部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司司长周柳军表示,对外投资是中国经济对世界经济复苏做贡献的重要方面,努力促进双向投资的平稳发展方向是不会变的。开展对企业对外投资的真实性审核,是合规合法的,是为了让“好孩子”走得更稳更好,管住“淘气的孩子”。后续将加快出台境外投资条例,促进境外投资健康有序发展。

  对外投资流量全球第二

  商务部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创下1456.7亿美元的历史新高,同比增长18.3%,超过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对外投资国。

  而今年1-11月,中国企业累计实现对外直接投资1617亿美元,超过2015年全年水平,同比增长55.3%。中国对外投资流量保持全球第二,存量位居全球第八。

  其中,地方企业对外直接投资1418.4亿美元,占同期对外直接投资总额的87.7%。上海、广东和北京位居对外投资前列;一批民营企业对欧美发达国家的加工制造、技术研发、资源开发等领域的投资并购成功实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发布会现场获悉,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在部长工作报告中指出,这两年中国对外投资增长较快,得益于改革开放以来多年发展壮大,企业实力和走出去经验不断提高,中国从以商品输出为主,进入到商品和资本输出并重的阶段。总体来看,我国对外投资尚处在快速增长的初始发展阶段,投资流量虽仅次于美国,但全球投资存量相较美国、日本、欧洲强国的差距仍不小。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院长李钢表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迅猛增长,吸收外资和对外投资的比率已达到1∶1.4,中国的对外投资拉动了东道国乃至世界经济的增长。

  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中国企业在沿线投资布局不断增加。前11个月,我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直接投资134亿美元,占同期我国对外投资总额的8.3%,与沿线国家新签对外承包工程合同额1004亿美元,同比增长40.1%,涉及电力工程建设、房屋建筑、交通运输建设、石油化工、通讯工程建设等多个领域。

  另外,国际产能合作也在稳步推进。前11个月,通讯、制造业对外投资同比分别增长249.9%、151.9%,美的集团收购德国智能机器人制造商库卡集团等跨国并购,红狮水泥印尼水泥生产线等制造业投资项目都得以顺利推进。

  便利化与防风险并重

  11月末数据显示,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05万亿美元,仍在缩水通道中。监管部门提示,近期在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非理性对外投资的倾向,以及大额非主业投资、有限合伙企业对外投资、“母小子大”、“快设快出”等类型对外投资中存在的风险隐患。

  此前的12月6日,发改委、商务部、人民银行、外汇局四部门负责人重申,我国鼓励企业参与国际经济竞争与合作、融入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的方针没有变,坚持对外投资“企业主体、市场原则、国际惯例、政府引导”的原则没有变,推进对外投资管理“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改革的方向也没有变。

  四部门负责人也同时表示,将把完善中长期制度建设和短期相机调控结合起来,在推进对外投资便利化的同时防范对外投资风险,完善和规范市场秩序,促进对外投资健康有序发展,保持国际收支基本平衡。

  周柳军也在27日的发布会上表示,2017年对外投资合作工作要坚持推进对外投资便利化和防范风险并重,把握好对外投资的节奏和力度,着力抓好对外投资真实性审核、加强事中事后监管、规范企业境外经营行为、推进重大项目落地、防范境外投资风险等重点工作,实现2017年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稳定发展。

  同时,周柳军表示,真实性审核,不是审批,是企业往外投资前,政府进行的“健康体检”,用来支持有能力有条件的企业,开展对外投资活动。政府开展真实性审核,需要企业提交相关资料,这些都是企业投资决策过程中,自然生成的材料和内容,政府只是进行形式上的审查。

  具体包括八方面内容,如投资前的尽职调查;境外设立企业的企业章程;董事会管理侧决策材料;经过法定审计的财务报表,具体考察企业负债率等指标;企业做出真实性承诺,以企业法人信用背书等。

  “一些企业如果国内负债率很高了,虽然企业能进行资本运作,但通过真实性审查,会提醒企业审慎决策,但不会替企业决策。政府只是引导,企业是投资决策的主体。”周柳军表示。

  周柳军进一步指出,当前对外投资没有像大家所说的那样存在很多障碍,那些反弹较多的企业,往往是“淘气的孩子”,可能属于“快设快出”、“母小子大”等非理性投资,其真实性要打个问号。

  周柳军还表示,我国对外投资现在到一定规模,将推动出台《境外投资条例》,研究制订加强境外投资管理政策。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