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个税收入上万亿,北上广深占了四成!

每日经济新闻-每经网 2017-03-24 09:01:25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个人所得税来自老百姓的“钱袋子”,和千家万户切身利益密切相关,随着此前两会上代表、委员们的讨论,“个税改革”成为近期关注与热门的话题。

个人所得税来自老百姓的“钱袋子”,和千家万户切身利益密切相关,随着此前两会上代表、委员们的讨论,“个税改革”成为近期关注与热门的话题。

财政部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国个税收入10089亿元,同比增长17.1%。这也是我国个税收入首次突破万亿大关。

然而分地方来看,一线城市的税收收入远远领先于其他城市。据媒体统计,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个税收入总量占全国的比重达到四成左右。

有人提出,在区域发展水平不一的情况下,是否应该区分起征点?

地区收入差距短期内难以改变

近年来,全国个税收入一直保持着较高速度的增长。财政部数据显示,2013年个税收入为6531亿元,同比增长12.2%;2014年为7377亿元,同比增长12.9%;2015年为8618亿元,同比增长16.8%;2016年,全国个税收入首次突破1万亿,为10089亿元,同比增长17.1%。

从地方上看,2016年上海税务部门组织的税收收入完成11847.0亿元,同比增长5.5%,其中1482.7亿元的个税收入位居全国各城市之首。北京以1428.15亿元的个税收入紧随其后。

深圳、广州分别位居三、四位。深圳2016年个税收入达到757.87亿元,是上海、北京的一半多。而广州的个税收入仅为385.95亿元,仅为深圳的一半。

简单计算可知,北上深广四个一线城市的个税收入之和超过4000亿元,占全国比重几乎达到四成,可以说目前我国的个税收入在区域上相当集中。为什么一线城市(尤其是京沪两市)的个税收入如此之高?有媒体分析称:

究其原因,京沪作为超一线城市,个税收入最多是在情理之中。同时,这两大直辖市现代服务业最为发达,而这正是高收入群体所集中的行业。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5年年平均工资最高的是金融业114777元,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112042元,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89410元。从分布上看,上海和北京恰好又是这些高收入行业最为集中的城市。

此外,京沪还集聚了一大批央企、国企的总部以及跨国公司的中国总部,其分布在其他城市的员工个税也都是在总部上交。

个税收入差异与居民收入存在地区性差异有关。施正文表示,地区之间收入差距短期内也难以改变,这是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同的反应所在,应该更好发挥税制调节功能,促进公平。

目前的个税起征点为3500元,距离上一次工资、薪金个人所得税税率调整已经过去6年多。那么,在区域发展水平不一的情况下,是否应该区分起征点?

对此,施正文直言,不赞成基本扣除进行差别对待,这会造成为规避税收,出现人才不合理流动的情况,会给经济社会、居民各方面的管理造成不良影响。目前国际上大多数国家也并没有采取这样的做法。

“维持基本生存的费用,实际上全国各地差别都不大,所以基本扣除不宜给予差别对待。”施正文说。

关于个税起征点,在施正文看来,如果综合税制改革出台进程较为缓慢的话,按照现在的经济情况进行调整是可以的。

“个税改革不是单纯地调高起征点,要聚焦综合和分类相结合的模式,税制模式要切换。必须要有一个整体的顶层设计,需要一个根本性的变革。”施正文说。

财政部部长肖捷在今年两会期间也表示,在研究制定改革方案的时候,将根据居民消费水平等因素进行综合测算,确定是否提高免征额,该提高就提高。

“建议降低个税最高税率”

一边是个税收入地区差异大,另一边是目前仍存在偷税、漏税的行为。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前院长蔡洪滨近日表示,要加大个税的征收力度。在目前3500元起征点下,只有几千万人交个税。当前个税的税制太复杂,征管力度不够,个税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工薪税”,反而在某种程度上,恶化了收入分配。

施正文表示,现行税制下,工薪阶层逃漏税几乎不可能,而一些高收入人群没有自行申报的手段,并且收支信息也不能共享,其他部门也不能有效监管,对高收入人群几乎没有征管手段,这也造成一些偷漏税行为的产生。

施正文表示,应该进行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改革,降低法定税率,同时加大征管力度。“目前的税率太高,应该降低45%的税率。现在让一些高收入人群一半收入交税,高收入人不愿意交。如果监管不到位,他们就不交了。”

去年有媒体指出,以工薪为主的劳动所得个税最高45%税率远远高于资本所得20%的个税税率,这也引起工薪阶层不满。

一位年薪百余万的税务总监曾表示,加班加点挣得的年薪却要缴纳三四十万元个税,而有人炒股一夜暴富挣了几百万元,股票转让时却不用交税,不太公平。

“如果税负降低了,加上征管又严,逃税的风险变大,交的话也不是非常重的负担,他也愿意遵从了。” 施正文补充道。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黄奇帆在今年两会期间曾建议,将个人所得税最高边际税率从45%降低至25%。

对于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改革上,施正文表示,现在国际上通行的是基础扣除和专项扣除相结合的税制。基础扣除以个人为单位、包括基本的衣食住行,按人头计算。维持基本生存的费用上,实际上全国各地差别不大。

在专项扣除上,施正文表示,应综合考虑个人和家庭的各种情况,包括教育、住房、基本医疗等支出。扣除的标准跟财政的承受能力、国家的经济情况有关,扣除项会有一个抵扣限制,要通过测算、模拟,设置抵扣项目的范围以及抵扣额度的“天花板”。

“通过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改革,让税法的调节更可行,收入分配更合理。”施正文说。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