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威回应:营改增不意味每个企业税负都是下降的

北京青年报 2017-01-18 08:59:20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日前,“玻璃大王”曹德旺去美国建厂以及他关于中国企业“税负过重”的言论掀起了一场关于“宏观税负”的大讨论。

日前,“玻璃大王”曹德旺去美国建厂以及他关于中国企业“税负过重”的言论掀起了一场关于“宏观税负”的大讨论。

企业的税负到底重不重?营改增后企业是否享受到了减税的福利?如何看待曹德旺美国建厂的行为?

正在举行的市人代会上,“税负问题”成为来自企业的代表们最为关心的话题。

昨日,获悉企业代表吐槽企业税负的问题之后,市国税局也对代表们的声音进行了回复。

2016年年末,随着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对比中美制造业成本,一些企业反映的当前企业税负重、涉企收费项目多等问题在社会上引发了诸多争论。在这场讨论中,企业家与学界、官方对中国企业税负是否过重的问题看法不尽相同,各执一词甚至截然相反。“中国企业的税负到底高不高”也成为本次人代会上企业代表们热议的话题。

今年1月上旬,财政部就企业税负问题曾作出回应,提出要“放水养鱼”,在落实好现有的减税降费政策的同时,着力完善税收制度,研究新的减税降费措施,进一步减轻企业负担。同时,进一步清理规范涉企收费,再取消、调整和规范一批行政事业性收费项目和标准。

在本次人代会上,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市财政局在《关于北京市2016年预算执行情况和2017年预算(草案)的报告》中提到,本市去年营改增新扩围四大行业全部实现税负下降,营改增扩围新增减税175.7亿元,同时落实了高新技术企业15%的底税率(普通税率为25%)的优惠政策,贯彻了新的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另外,该报告还提到,本市地方自行设立的涉企收费项目已全部取消,大大减轻了企业的非税负担。

按照市财政局提供的数据,本市企业减税的力度不小。那么,企业家代表们的切身感受如何?北青报记者专访了多名各个行业的市人大代表。

焦点一

营改增后部分企业税负为何反而增加了?

市人大代表、庆丰包子前“掌门人”朱玉岭对北青报记者表示,他对政府的减税力度比较满意。营改增以后,对餐饮业有很大的影响,只有要专用发票,都可以进项抵扣,比如装修费用、买锅灶现在都可以抵扣税收。

朱玉岭介绍,华天饮食集团去年一年降低税率应该在20%左右,享受的减税红利大约是1000万元。“我们就用这部分红利给职工提高了工资待遇。这样华天的职工就基本都享受到了减税的福利,队伍稳定了,饭菜也做得比较香。”

对于营改增,市人大代表、依文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夏华表示,总体感觉上营改增对企业的税负减轻影响不大。对于她的企业而言,营改增之后,就是研发费用可以作为缴税的进项抵扣。

在谈论营改增的影响时,还有部分人大代表表示,营改增之后,自己企业的负担反而加重了。市人大代表、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石屹表示,营改增之后,算下来交税也有一些减少,可这只是一个税种,还有其他税,比如房产税,办公用房现在不按成本收,而是按租金收税,去年实际的税收反而增加了。

曾经担任西城区财政局局长的市人大代表、西城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慧来表示,营改增之后,确确实实从宏观上对企业税负是降低了,但是具体到某个行业或者说某一个企业来讲,还是有增加的。比如说金融,它是税率下降了,但它税基变大了。税基变大了以后,总体的税负实际上是加重了。另外,一些企业以前纳税不规范,倒卖税票,而现在这些路子基本上被堵死了,“对于这样的企业来说,它的感觉反而是税负加重了。”

焦点二

企业税负到底重不重?

对于企业税负到底重不重的问题,代表之间的看法不尽相同。朱玉岭认为,他对目前的收税机制是比较满意的。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多数来自企业的人大代表还是认为税负重。夏华认为,现在实体经济的真实利润并不高,缴纳增值税、所得税的比重偏大。除此以外就是非税负担的问题,比如一些本是商业领域的负担转移到了企业身上,企业开店铺那要给商业交租金,一直在企业和商业这个点上,商业的话语权更重一点,所以就把一些税务负担转嫁给了企业。“商场给我们开的票据形态它是固定的费用发票,但是我们所有零售额都要交增值税,就等于100万里面刨除租金只收到了70万,但是却要按照100万去缴税。”

焦点三

如何看待曹德旺去美国开工厂?

对于如何看待曹德旺去美国开工厂一事,夏华表示,虽然每一个企业家都有选择的权利,但对自己的企业而言,最大的市场在中国,最好的制造业的基础在中国。“对于企业而言,一定是你思考你的市场在哪里,你的产业基础在哪里,你的未来发展空间在哪里,第四个才是税的要素。我们也会有机会去国外建一些工厂,但是我觉得是辅助性的。税负相对比较高可能有一批企业会死掉或者倒掉,但从长远的一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它不是企业选址或者企业逃离核心战场的最重要因素。”

对于曹德旺去美国开工厂,朱玉岭则认为,这本身是市场行为,无可厚非,不能把这个个案放大。但是这关系到我们制造业的竞争力问题,应当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

对话

“税率的核心问题是政府对企业的优惠政策”

对话人:市人大代表、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石屹

北青报:曹德旺对中国高税率的表态,引起了广泛关注。也有相关部门和专家进行回应,支持和反对观点都有,你如何看待这个问题?作为一名企业家,你觉得税率高吗?

潘石屹:曹德旺这人很实在,我觉得他说的是实情。国外的税往往是一两种,我们是很多种税,还有非税收入,加起来就多了。

但是有人会问,这个税率很多年前就这样,这么多年你的企业活得很好,为什么现在才拿这个来说事儿?问题的症结在哪里?有的观点认为企业可以避税,其实税法很严谨,避税很困难,都是小商小贩在做,大企业谁也不愿意承担这种风险。

北青报:你刚才也提到了,既然一直是这样,为何前阵子突然成为了热点问题?

潘石屹:优惠政策导致出现名义税率和实际税率两个概念。

每个行业、每个地区,比如各地的高新区等,很多都有优惠政策,企业给国家交税,给当地交税,当地会以财政的形式和手段进行返还,这就是左手收税,右手给你返回来,返回来的也是钱,那相当于实际上没交那么多钱上去,这就是实际税率。

前些年经济发展不错,优惠政策给企业返钱没问题,一旦经济增长放慢,给企业返税的优惠政策缩减了,实际税率和名义税率越来越接近,有的企业就遇到了困难。

北青报:你感觉营改增后对企业的实际税负有何影响?

潘石屹:营改增最大的意义不是减税,而是鼓励流通。

具体到减税上,对营改增本身来说,我们算下来交税也有一些减少,可这只是一个税种,还有其他税,比如房产税,办公用房现在不按成本收,而是按租金收税,所以,去年实际的税收反而增加了,增加的是以亿为单位计算的。

文/本报记者 李泽伟

权威回应

“营改增并不意味着每个企业税负都是下降的”

昨日,市国税局就人代会上企业代表们关注的税负问题进行了回应。市国税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以来,税务部门不断完善政策并实施了一系列优化服务措施,所有行业均实现税负下降,部分企业营改增后税负上升状况也在逐步发生积极变化。目前,本市企业家普遍认为增值税的税负是下降的,其中反映营改增后企业税基变大导致税负增加的问题,实际情况为:营改增后企业与缴纳营业税时相比,税基并没有变大,而是营业税规定的债券利息收入等应税收入,部分企业认为属于免税范围,原来并未实际缴纳营业税,营改增延续了上述征税规定,部分企业认为营改增后企业税基变大了,这与实际情况并不相符。

那么为什么有部分企业代表说税额反而多了?市国税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营改增试点全面推开后,兑现承诺实现相关行业税负只减不增,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行业的每个企业税负都是下降的。根据国家税务总局数据显示,2016年5月四大行业中税负上升的纳税人比例是3.9%,到7月降到2%左右。到2016年11月,1069万户试点纳税人中仅有1.5%的纳税人即16万户企业存在不同程度税负上升。受企业投资周期、资本构成、管理情况、政策熟悉程度等多种因素影响,企业税负波动表现复杂,税负上升企业分布呈现结构性变动。目前情况仍在变化中,但税负上升程度大多呈下降趋势。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