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桂园联席总裁朱荣斌 杨国强制衡术的理想与现实

澎湃新闻 2017-05-12 09:17:22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碧桂园一纸公告,将传言坐实。5月11日晚间,碧桂园(02007.HK)发布公告,公司执行董事、联席总裁及执行委员会成员朱荣斌因需要更多时间陪伴及照顾家人而提出辞任,自2017年6月1日起生效。当年被称道的中海“三斌”先后入职碧桂园,首席财务官吴建斌已于4月1日结束在碧桂园的任期,如今仅剩总裁莫斌。

碧桂园一纸公告,将传言坐实。5月11日晚间,碧桂园(02007.HK)发布公告,公司执行董事、联席总裁及执行委员会成员朱荣斌因需要更多时间陪伴及照顾家人而提出辞任,自2017年6月1日起生效。当年被称道的中海“三斌”先后入职碧桂园,首席财务官吴建斌已于4月1日结束在碧桂园的任期,如今仅剩总裁莫斌。2016年5月到2017年5月整整一年的时间,碧桂园联席总裁朱荣斌离职的消息再起。和一年前不同的是,如今,朱荣斌的一线事业部阵地尽失。碧桂园内部一位消息人士称,这件事已经酝酿了一段时间,今年4月,一线事业部仅剩的上海区域和广州区域已经划归集团管控。在此之前,一线事业部曾被寄予厚望,在碧桂园集团主席,前任中国首富杨国强的设想里,朱荣斌带领的一线事业部可以和莫斌带领的集团管控的其他区域公司平分秋色,分庭抗礼,既相互竞争又相互制衡。 杨国强最初的设想:朱荣斌和莫斌平分秋色被寄于厚望的一线事业部成为朱荣斌在碧桂园事业的转折点,朱荣斌在2017年的内部会议上形容一线事业部的处境为“作茧自缚”。但从某种程度上说,朱荣斌牵头去组建一线事业部是被动的,即便碧桂园董事局主席杨国强十分看好朱荣斌,对一线事业部的期望也是甚高。集团对一线事业部的重视非同一般。2015年7月,碧桂园对外宣布成立一线事业部,拥有相对独立管理权限,在集团董事局主席杨国强、副主席杨惠妍和总裁莫斌的领导下,由集团联席总裁朱荣斌直接统领。一线事业部等级同样很高,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和佛山五位城市总经理与碧桂园区域总裁平级,直接向朱荣斌汇报。上述内部人士透露,一线事业部最初的定位是和集团掌控的其他常规区域公司对等的,主席(杨国强)希望二者平分秋色,分庭抗礼,共同撑起碧桂园在国内的业务体系。据媒体报道,朱荣斌加入碧桂园的首要任务即是土地投资,而非是拓展一线城市业务。2013年,房地产市场分化已经显现,回归一线城市和核心二线城市成开发企业共识,碧桂园方面希望朱荣斌的加盟,能帮助碧桂园从“郊区大盘”模式转身,更多地涉足中心城区并建设高端产品。上述内部人士证实了该种说法,但是朱荣斌“生不逢时”。2013年的中国房地产市场并不景气,碧桂园如其他谨慎的房企一样,放缓的拿地的节奏,这样情景一直持续到2014年。出人意料的是,2015年年中起,房地产市场开始回暖,碧桂园合同销售金额创历史新高收获1401.6亿元,这时候,碧桂园在2013年和2014年在土地市场的谨慎还是产生了影响,在这一点上,集团并不满意。土地储备向来是一家地产公司最为重要的部门,也是一家公司壮大甚至是存活的根本。2015年5月,碧桂园引入中国海外宏洋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陈斌,有意让其接替朱荣斌掌管设计和投资,因某些原因,最终,同为副总裁的王少军接任朱荣斌的职责,而陈斌则分管运营。 不管如何,朱荣斌在碧桂园分管投资和产品设计的职业生涯结束,而总裁莫斌则增加了两员大将。此时,先后在广州、香港、深圳、北京及上海从事房地产开发及工程管理工作的朱荣斌被委以重任,组建一线事业部,和莫斌平分秋色。一线事业部的削权但是,一线事业部的独立发展并不令人满意。去年开始,区域公司开始对事业部进行整合。更加靠近大本营的碧桂园一线事业部深圳,最先被并掉。2016年5月之前,碧桂园内部发邮件,为进一步深耕深圳市场,经研究决定,将惠深区域深圳片区,与一线事业部深圳区域进行整合。文件同时显示,惠深区域深圳片区,与一线事业部深圳区域进行整合后,区域仍命名为深圳区域,负责深圳市的土地拓展及项目开发。架构变动之后,人事调整随之而来。上述文件显示,原惠深深圳片区及一线事业部原深圳人员整体划入深圳区域;深圳区域组织架构与一级区域一致,增加更新发展部。同时,新的深圳区域由集团直管,并任命集团分管投资业务副总裁王少军为区域总裁(兼任)。区域常务副总裁为胡超,在此之前其为碧桂园惠深区域副总裁胡超。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北京。去年7、8月间,碧桂园一线事业部北京公司内部人士透露,北京公司开始了与环北京区域公司的整合。到了今年,一线事业部仅剩上海和广州两个区域。面对阵地失守,朱荣斌自我评价为“作茧自缚”。在年初的述职会上,朱荣斌如此反思,“集团跨越式发展,规模、格局全面提升,指导思想变了,我们的思想没有及时转变,要学习深圳区域、惠深区域我们仍沿用过去的思维,作茧自缚。” 对于一线事业部的表现,杨国强在2017年经营分析会上如是评价,一线事业部投得太少,别人能做大,你们为什么不能? 一线事业部要与公司同步成长,有没有足够优秀的队伍?拿地是火车头,请优秀的人,大胆拿地,多拿大的项目才有机会。碧桂园一路走来,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政策,我期望你们更多的做旧改项目,一定要长远的规划,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做三年、五年都可以。

分析会上,莫斌则是表达了对杨国强的赞成,“主席对一线城市的定位是战略性的决定”。一线的市场可以立足长远,并要注意土地投资长中短的搭配。高周转、高回报是碧桂园战无不胜的法宝,一线城市事业部要通过资金组合,实现小资金撬动大项目。一线城市事业部要区域化,2017内完全同集团各大中心接轨。五年内,各区域要成为各自一线城市市场的“老大”。

在朱荣斌的设想里,仅剩2城的一线事业部,要在2018年实现销售额500亿元,2019年争取比肩上市企业第二阵营。如今,上海和广州两个一线城市收归集团,但是兄弟区域望见肥肉则是虎视眈眈。以上海为例,收权归集团之前,碧桂园集团层面已经集中力量“围攻”上海,包括上海、沪苏、浙沪、浙江、江苏和苏州在内的六个区域公司均具备上海拿地的资格。朱荣斌履历:拥有超过21年的房地产开发及相关业务经验。2008年至2013年5月,就职于富力地产,离职前为富力副总裁兼华南地区总经理。2008年的富力集团正处多事之秋,其利润出现了6年来的首次负增长,当年纯利率由2007年的20%下滑至15.6%,并引来偿债高峰。据当时的媒体报道,朱荣斌至富力后,推进华南区的销售的同时,在富力内部设立了“成本控制中心”。到2012年,富力地产团总营业额为303.7亿元,增长11%,其中物业发展的营业额增长11%,占总营业额的92%,净利润为56.6亿元,增长17%。1995-2008年,就职于中海外集团,先后在广州、香港、深圳、北京及上海从事房地产开发及工程管理工作,离职前為中海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助理总经理兼华东区总经理。朱荣斌从2004年年中上任中海地产广州公司总经理至2008年,在广州地区实现了销售额。

声明: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除焦点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焦点立场。